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回忆:日本人随便写张纸条,就能成为“保命符”

田少贵,祖籍山东枣庄,幼时随怙恃迁徙至南京,十五岁时在珠江路一家车行中当学徒。日军攻打南京那年,他刚满十八岁。遭日军逮捕后,被胁迫至江边,与三千多人一并遭日军屠杀。几回死里逃生之后,被一位美意老人收容。战后以证人的身份在军事法庭上作证,指认日本士兵屠杀南京市民的事实。其口述资料被留存至今,保留于南京大屠杀档案馆。

以下内容为田少贵自述:

说来真的不堪回首。我那时在车行当学徒,手艺好的很,东家也通知我,我寻思等未来也开一家车行,不只修车我还卖车,有了钱我就可以好好孝顺我爹娘了。然而我的梦想随着日本人的到来彻底破碎了。

日本人攻打南京的时刻,我跟我哥躲进了宝塔桥灾黎区,有个英国大胡子牧师卖力珍爱我们。不停有逃难的人躲进来,他们说日本人已经进城了,见人就杀,见器械就抢,好些大姑娘被他们抓走,有人反抗那时就给一刀。

我听了这些话,心里很畏惧,但一想有英国人珍爱我们,晾他小日本也不敢咋样。

日本人是十三日进的城,虽然外面枪声不停,时不时传来日本人叽里咕噜的语言声以及操着南京口音的男女们的哭喊声,但我们很平安,以是都觉着很幸运。

十五日上午,约莫二十几个端着刺刀的日本兵突然冲了进来。英国大胡子牧师拿着十字架比比划划地阻拦日本兵往里闯,但那些日本兵基本不剖析他,一把将他扒拉开,凶神恶煞地冲了进来。有个日本兵会说中国话,让人把值钱的器械都交出来。

所有人都吓住了,没人敢不听话,纷纷把洋钱、手表、金戒指、镯子啥的器械递到日本兵的手里。日本兵将那些好器械装进帆布口袋里,成了他们的私人战利品。有个老太太和一个妇女的耳朵上戴着耳饰,日本兵用力一扯,连耳垂带耳饰一下拽下来,老太太和谁人妇女捂着耳朵哭,日本兵却哈哈大笑,还说什么“良心大大的坏了”这样的话。

那些日本兵抢完了器械,就扬长而去了。人人都以为躲过了一劫,自嘲这叫“破财消灾”。

约莫下昼四点钟左右,人人刚从忐忑不安中解脱出来,突然又闯进一帮日本兵。这一回来了最少有一百多个,全都扛着枪,枪上全都插着刺刀,有的还挂着膏药旗。照样谁人会说中国话的日本兵,他很高声地让人全都跪下。没人不敢不驯服,全都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日本兵接着更先在人群中走动,朝着谁踢一脚或一揪袄领子,谁人人就要站起来,谁要动作慢了,日本兵立即用枪托往头上打。有个四十岁的商人容貌的胖男子,由于身子太笨一下没能站起来,日本兵朝着他的额头就是一枪托。谁人胖男子就在我身边,我看了个满眼,他惨叫了一声,额头上的皮肉掉了一块,血止不住地往下流。

接着,日本兵把挑出来的人所有赶到外面,让四个人一排,面朝着墙跪下。我本想跟哥哥在一排,但我不敢已往,我怕我一动,日本兵就开枪,只得老老实实地跪着。

很快,院子里就传来女人们的哭喊声和厮打声,接着还响了几枪,可以听到院子内里立时乱了起来。日本兵想要对那些女人干什么,人人都清晰。有些跪在外面的男子的妻女就在院里,但他们不敢去救,也没有能力去救,只能呜呜地哭,还不敢高声哭,忧郁招来日本兵的毒打。

跪了足有两个多钟头,日本兵一批批的进院,又一批批的出来,女人们的哭喊声早先很大,听得人浑身发抖,厥后逐渐消逝了,要么是晕了要么是死了,要说照样死了好,不用遭罪。

等到日本兵全都完事了,这才下令我们都站起来。在冰凉的地上跪了两三个钟头,两腿不听使唤,但依旧咬牙坚持着,有的人由于抽筋走不动,日本兵围上来就是一通乱打。

然后,我们就被带到了煤炭港的货物仓库里。机枪在两个门洞中堵着,另有三个日本兵在高处的窗户外朝里看着,没人敢跑,就连高声语言也不敢。

这一关就是三天三夜,一粒米一滴水都不给,人人饿的都没有劲了,有人说这是日本人恳切要把大伙儿饿死。到了第四天的早晨,大门被打开了,有个翻译官说:“你们都出去做工,十个人一组往外走,不许乱、不许跑、不许窃窃私语,谁要不听话,谁就没有好下场!”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人人都吓破了胆,乖乖地驯服着翻译的话,每十个人自动组成一组,随着日本兵的吆喝往外走,我和哥哥在一组,寻思着兄弟俩在一起若干能有个照应。

我哥大我五岁,比我有履历,他拉着我悄悄往人群后面挤,还小声对我说:“先出去的没好果子吃。”

果真让我哥说中了,没多大功夫,外面就传来了枪声。我心说坏了坏了,外面就是江汊子,没有其余通道,这下要完了。

明知道出去就是一死,但所有人依旧乖乖听话,日本人让十个人一组,就十个人一组。我和人人一样,心死了也就不反抗了,也省的死前挨顿揍。

等到我和哥哥随着人群走出去后,才看到江面上飘满了死尸,就跟一条血带子似的。江汊子双方站着几十个穿黑戎衣戴黑军帽的日本兵,我照样头一回见着这样的装束。等到离得近了,我看他们的帽子上有个铁锚的符号,我心想这应该是日本水师了。

等到我被赶到江汊子边上时,我哥偷偷拽了我一下,我马上明了了,我哥要我往江里跳。那些穿黑衣服的日本兵举起枪,还没等打,我一个猛子拱进了长江里去了,我哥也跳了下来。与此同时,枪声乱响,我什么也顾不得,在水里把棉袄棉裤脱了,拼命往对岸游。日本兵朝我开枪,子弹打在我身边溅起水花,但一点都没伤到我。

游到对岸,我朝着江面叫了两声哥,我哥没影了。我顾不得找他,看到有一截车皮翻倒在一旁,我躲在车皮下面,也顾不得冷,等着我哥上岸。这时刻我看到劈面的岸上,日本兵还在一批批的杀人,不只用枪,另有刀砍。一直杀到中午,还没杀完。日本兵更先轮流用饭,一边用饭,一边看杀人。一直杀到下昼四五点钟,又押来一批人,似乎都是些残兵败将,用铁丝穿着大腿和锁骨,走路一拐一瘸,估量有四五百人。日本兵架起机枪,很快这些人全被打死了。

我大略估量,先前三千多人,厥后又押来四五百人,加在一起,约摸四千人。不到一天就杀了四千人,日本人太狠了。

我一直在车皮下面趴到天黑,我见不到我哥,以为他已经遇难了,我委屈地哭了,哭了一阵子,想要爬起身,却发现身子冻得麻木了。好半天才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劈头盖脸地沿着铁路走,走了一段路,看到一堆死尸,已往扒了一件棉袍子裹在身上御寒,在一个桥洞子里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到了叽里咕噜的语言声。我赶快睁开眼睛,这时刻天已经亮了,几个日本兵在对岸看着我,一见我动了,他们就举起了枪朝我乱打,还丢过来两颗手榴弹,万幸手榴弹离得远,没能伤到我。我想跑,但两条腿疼得钻心,只能拼命在地上爬,等到爬出桥洞子后,我由于受了伤而昏了已往。我的两条腿各中了一枪,左手的无名指给打掉了。躺在地上整整一天一夜没动劲儿,到了转天早晨,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人走近,我畏惧又是日本兵,于是闭着眼装死。等到那人走近了,我听他骂骂咧咧才知道他是南京人。我睁开眼看着他,他也看见了我,接着蹲下身,看我的伤势。我说我是老百姓,不是投军的。他站了起来,我看到他胳膊上有个膏药旗的白布,我明了他是个专门给日本人做事的“伕子”,也就是苦力。

这时刻又走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日本兵,腰间挎着长刀,穿着大皮靴,个头不高,鼻子上架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谁人伕子赶快跑到日本兵的跟前,跪在地上说:“那是个孩子,不是残兵,老总给他个生路吧。”

谁人日本兵显然听得懂中国话,走到跟前看了看我,没有说什么话,从斜挎在腰间的皮包中拿出个本子,写了几个字丢给我,然后转身就脱离了。

伕子赶快对我说,这是路条子,是保命符,有这张条子,你就可以平安回家了。说完,伕子就随着谁人日本兵走了。

我拿着“保命符”,拄着棍子一步三晃,经由日本岗哨,我就亮出条子,鞠个躬就能已往。路上遇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日本水师,谁人水师的岁数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他拦住我,示意我给他鞠躬,我由于腿伤疼得钻心,因此鞠躬时腰不够弯。他用膝盖猛地朝着我的下巴搥了一下,我仰面朝天摔倒,嘴里满是血,呛得我一个劲咳嗽。我给他看条子,他看也不看,捡起一条棍子,朝着我重重打了几下,这才丢了棍子放我脱离。

被他这么一打,我站不起来了,就在路边躺着。幸亏有个老大爷发现了我,把我扶到他家。他告诉我,他家有个跟我同岁的孩子,被日本人打死了,现在家里就他一人了,他岁数大了,也不怕死,就没有跑。

我在他家住了大半年,他天天用茶水给我洗伤口,又用在外面捡来的骨头刮粉敷在伤口上。这段日子里,我们相依为命,我喊他叫爹,他管我叫儿,要不是他,我就算保住了命,也保不住这两条腿。

一年之后,我的两条腿才算好利索了,但照样留下了病根,不能沾凉水,一沾凉水就疼得要命。

又过了大半年,我哥哥居然回来了。人瘦的没了样儿,但总算命保住了。他说那天跳进江里后,他胳膊挨了一下,人立时昏死已往。醒来的时刻,发现自己漂到了生疏的地方。在外面躲了好几天,饿的着实受不了,就四处找吃的,效果又被日本兵给抓住了。幸亏日本兵没有杀他,而是让他当挑夫,随着日军军队一起来到句容。由于日本兵对他看守不严,他趁着天黑跑了回来,回来后找了我良久才找到我。我赶快跟我哥到爹娘的牌位前叩首,爹娘都被日本人的飞机炸死了,我和我哥却能够死里逃生,说来我们哥俩儿的命还真是大啊。

环球UG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choi baccarat: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回忆:日本人随便写张纸条,就能成为“保命符”
评论关闭

分享到:

usdt otc api接口(www.caibao.it):法国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增长目标雄心壮志但切实可行